百人牛牛欢迎您
首页 > 文化 > 曹禺文化 > 曹禺著作 > 正文

《原野》 1936年
2011-11-14 09:43:26   来源:    分享到:

 如果说《雷雨》主要体现了作者的对 ”,仇虎自己也被投进了监狱。
 

  曹禺敢于将《原野》的背景放在自己并不熟悉的农村,并不是要追随时代潮流去表现农村中的阶级斗争,而是要借一个发生在农村的具有传奇性的复仇故事,挖掘一个人在强烈的爱与恨夹击下丰富而脆弱的内心世界,表现人充满反抗意识的原始生命力和复仇者的心理变化。因此,作品一开始就将从狱中逃出来复仇的仇虎,置于欲复仇不能,而欲放弃又不甘的尴尬境地。仇虎胸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然而,害得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焦阎王已经先他而去,剩下的只是瞎眼的焦母、懦弱的焦大星。



103f
    仇虎——一个逃犯。

    白傻子——小名狗蛋,在原野里牧羊的白痴。

    焦大星——焦阎王的儿子。

    焦花氏——焦大星新娶的媳妇。

    焦母——大星的母亲,一个瞎子。

    常五——焦家的客人。

    (第三幕登场人物另见该幕人物表)

    时间秋天

    序幕原野铁道旁。

    ——立秋后一天傍晚。

    第一幕焦阎王家正屋。

    ——序幕十日后,下午六时。

    第二幕景同第一幕。

    ——同日,夜九时。

    ——同日,夜十一时。

    第三幕(时间紧接第二幕)

    第一景黑林子,岔路口。

    ——夜一时后。

    第二景黑林子,林内洼地。

    ——夜二时后。

    第三景黑林子,林内水塘边。

    ——夜三时后。

    第四景黑林子,林内小破庙旁。

    ——夜四时后。

    第五景景同序幕,原野铁道旁。

——破晓,六时后。

                                  序幕

    秋天的傍晚。

    大地是沉郁的,生命藏在里面。泥土散着香,禾根在土里暗暗滋长。巨树在黄
昏里伸出乱发似的枝芽,秋蝉在上面有声无力地振动着翅翼。巨树有庞大的躯干,
爬满年老而龟裂的木纹,矗立在莽莽苍苍的原野中,它象征着严肃、险恶、反抗与
幽郁,仿佛是那被禁皓的普饶密休士,羁绊在石岩上。他背后有一片野塘,淤积油
绿的雨水,偶尔塘畔簌落簌落地跳来几只青蛙,相率扑通跳进水去,冒了几个气泡
;一会儿,寂静的暮色里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断续的蛙声,也很寂寞的样子。
巨树前,横着垫高了的路基,铺着由辽远不知名的地方引来的两根铁轨。铁轨铸得
像乌金,黑黑的两条,在暮霭里闪着亮,一声不响,直伸到天际。它们带来人们的
痛苦、快乐和希望。有时巨龙似的列车,喧赫地叫嚣了一阵,喷着人星乱窜的黑烟,
风掣电驰地飞驶过来。但立刻又被送走了,还带走了人们的笑和眼泪。陪伴着这对
铁轨的有道旁的电线杆,一根接连一根,当野风吹来时,白磁箍上的黑线不断激出
微弱的呜呜的声浪。铁轨基道斜成坡,前面有墓碑似的哩石,有守路原野人的破旧
的“看守阁”,有一些野草,并且堆着些生锈的铁轨和枕木。

    在天上,怪相的黑云密匝匝遮满了天,化成各色狰狞可怖的形状,层层低压着
地面。

    远处天际外逐渐裂成一张血湖似的破口,张着嘴,泼出幽暗的赭红,像噩梦,
在乱峰怪石的黑云层堆点染成万千诡异艳怪的色彩。

    地面依然昏暗暗,渐渐升起一层灰雾,是秋暮的原野,远远望见一所孤独的老
屋,里面点上了红红的灯人。

    大地是沉郁的。

    (开幕时,仇虎一手叉腰,背倚巨树望着天际的颜色,喘着气,一哼也不哼。
青蛙忽而在塘边叫起来。他拾起一块石头向野塘掷去,很清脆地落在水里,立时蛙
也吓得不响。他安了心,蹲下去坐,然而树上的“知了”又舌噪地闹起,他仰起头,
厌恶地望了望,立起身,正要又取一个石块朝上——遥远一声汽笛,他回转头,听
见远处火车疾驰过去,愈行愈远,夹连几声隐微的汽笛。他扔下石块,嘘出一口气,
把宽大无比的皮带紧了紧,一只脚在那满沾污泥的黑腿上擦弄,脚踝上的铁镣恫吓
地响起来。他陡然又记起脚上的累赘。举起身旁一块大石在铁镣上用力擂击。巨石
的重量不断地落在手上,捣了腿骨,血殷殷的,他蹙着黑眉,牙根咬紧,一次一次
捶击,喘着,低低地咒着。前额上渗出汗珠,流血的手擦过去。他狂喊一声,把巨
石掷进塘里,喉咙哽噎像塞住铅块,失望的黑脸仰朝天,两只粗大的手掌死命乱绞,
想挣断足踝上的桎梏。

    〔远处仿佛有羊群奔踏过来,一个人“哦!哦!”地吆喝,赶它们回栏,羊们
乱窜,哀伤地咋哮着,冲破四周的寂静。他怔住了,头朝转那声音的来向,惊愕地
谛听。他暮然跳起来,整个转过身来,面向观众,屏住气息瞩望。——这是一种奇
异的感觉,人会惊怪造物者怎么会想出这样一个丑陋的人形:头发像乱麻,硕大无
比的怪脸,眉毛垂下来,眼烧着仇恨的火。右腿打成瘸肢,背凸起仿佛藏着一个小
包袱。筋肉暴突,腿是两根铁柱。身上一件密结纽拌的蓝布褂,被有刺的铁丝戳些
个窟窿,破烂处露出毛茸茸的前胸。下面围着“腰里硬”,——一种既宽且大的黑
皮带,——前面有一块瓦大的钢带扣,贼亮贼亮的。

    他眼里闪出凶狠,狡恶,机诈与嫉恨,是个刚从地狱里逃出来的人。

    〔他提起脚跟眺望,人显明地向身边来。”哦!哦!”吆喝着,“咩!咩!”
羊们拥挤着,人真走近了,他由轨道跳到野塘坡下藏起。

    〔不知为什么传来一种不可解的声音,念得很兴高采烈的!“漆叉卡叉,漆叉
卡叉,漆叉卡叉,漆叉卡叉,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吐兔图吐,..”一
句比一句有气力,随着似乎顿足似乎又在疾跑的音响。

    〔于是白傻子涨得脸通红,挎着一筐树枝,右手背着斧头,由轨道上跳跳蹦蹦
地跑来。他约莫有二十岁,胖胖的圆脸,哈巴狗的扁鼻子,一对老鼠眼睛,眨个不
停。头发长得很低,几乎和他那一字眉连接一片。笑起来眼眯成一道缝。一张大嘴
整天呵呵地咧着;如若见着好吃好看的东西,下颚便不自主地垂下来,时而还流出
涎水。
 


    白傻子(兴奋地跑进来,自己就像一列疾行的火车)漆叉卡又,漆叉卡叉,..
(忽而机车喷黑烟)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忽而他翻转过来倒退,
两只臂膊像一双翅膀,随着嘴里的“吐兔”,一扇一扇地——哦,火车在打倒轮,
他拼命地向后退,口里更热闹地发出各色声响,这次“火车头”开足了马力。然而,
不小心,一根枕木拦住了脚,  扑通一声,“火车头”忽然摔倒在轨道上,好痛!
他咧着嘴似哭非哭地,树枝撒了一道,斧头溜到基道下,他手搁在眼上,大嘴里哇
哇地嚎一两声,但是,摸摸屁股,四面望了一下,没人问,也没人疼,并没人看见。
他回头望望自己背后,把痛处揉两次,立起来,仿佛是哄小孩子,吹一口仙气,轻
轻把自己屁股打一下,“好了,不痛了,去吧!”他唏唏地似乎得到安慰。于是又
——)漆叉卡叉,漆叉卡叉,..(不,索性放下筐子,两只胳膊是飞轮,眉飞色舞,
下了基道的土坡,在通行大车的土道上奔过来,绕过去,自由得如一条龙)漆叉卡
叉,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吐免图吐,..(更兴奋了,他咋圆了嘴,学着机车的汽
笛)鸣——鸣——呜。

    漆叉卡叉,吐免图吐。呜——鸣——鸣——(冷不防,他翻了一个跟斗)鸣—
—鸣——呜(看!又翻了一个)呜——鸣——呜——,漆叉卡叉,吐免图吐,——
呜——呜——(只吹了一半,还遥遥传来一声低声而隐微的饥车笛,他忽而怔住,
出了神。他跑上基道,横趴左忱木上,一只耳紧贴着铁轨,闭上眼,仿佛谛听着仙
乐,脸上堆满了天真的喜悦)呵呵呵!(不自主地傻笑起来)

    [ 从基道后面立起来人虎,他始而惊怪,继而不以为意地走到白傻子身旁。

    仇虎喂!(轻轻踢着白傻子的头)喂!你干什么?

    白傻子(谛听从铁轨传来远方列车疾行的声音,阖目揣摩,很幸福的样子,手
拍着轮转的速律,低微地)漆叉卡叉,漆叉卡叉,..(望也没有望,只不满意地伸
出臂膊晃一晃)

    你..你不用管。

    仇虎(踹踹他的屁股)喂,你听什么?

    白傻子(不耐烦)别闹!(用手摆了摆)别闹!你听,火车头!(指轨道)在
里面!

    火车!漆叉卡叉,漆叉卡叉,漆叉卡叉..(不由更满足起来,耳朵抬起来,仰
着头,似乎在回味)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快乐地忘了一切,向远处望去,一个
人喃喃地)嗯——火车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吐兔图吐,吐兔图吐,..(又把耳朵
贴近铁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日出》 1935年
下一篇:《北京人》 1940年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百人牛牛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由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百人牛牛”,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闻热线:0728-6230933 广告热线:13997969898 技术服务:15307228811

中共潜江市委宣传部主管 潜江市网络新闻中心主办  鄂新网备1320 鄂ICP证06095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号:鄂备2011012

百人牛牛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